您好!欢迎您光临在虚幻的网络中 ,我下载一段泣血真情 _草原明珠! 聊天室 I 论坛 I 免费电影 I

会员注册

I

本站搜索

I

收藏本站

当前位置:首页 >>>草原情怀>>>在虚幻的网络中 ,我下载一段泣血真情
在虚幻的网络中 ,我下载一段泣血真情
发表日期:2005/11/1 21:47:00 出处:未知 作者:未知 发布人:mengyaoo 已被访问 691





在虚幻的网络中

我下载一段泣血真情
(上篇)


“彗星”于我,真的就是一颗一闪而逝的彗星!
秋风萧瑟、落叶缤纷的时候,我的彗星竟然也如一片零落的秋叶,飘然远去了… …阵痛后的心,俨然秋天的旷野一片寂寥,和空茫。

在此之前,我是一个幸福的女人,应该说。我在一家外企的总经理办公室作文员。我有一个在科研部门工作的老公。有一个家庭。对于这个现状,我是很满足的。叶雯就不止一次地对我说过:“你‘洋妞’要是的如花似玉的小女儿。当然还有一个装修豪华盛满了现代化家具,也弥漫着温馨情感的还不满足的话,我们恐怕就没法活啦!”叶雯是我的同事,死党。我们之间无话不说。
我叫杨旒。从见面的第一天起,叶雯就叫我“洋妞”。

蓉城,这个内陆大都市有着得天独厚的平和与恬淡。我是她的女儿,我的血液里也流淌着闲适和与世争。没想到,平和如我,竟然也冷不防地被时尚撞了一下腰,突如其来的爱情遭遇战,让我很受伤!


先说说我自己。我是一个已婚的年轻、漂亮女人。我有一份平静而优雅的生活:早上,很精致地梳洗、包装自己。然后往餐桌前一坐,享用保姆摆上餐桌的牛奶、蛋糕。再然后与5岁 的女儿吻别。出门,坐进老小车,漠然地注视着车窗外如蚁的人群熙熙攘攘奔命似的赶班。到了我的公司,与老公道别:“拜拜。”然后不紧不慢地步入公司那蜂窝般工作间,做事。晚上,不善应酬的老公和不喜应酬的我,窝在沙发上看看电视、听听音乐。门外,是城市诱人的喧嚣,却被我们有意无意地关在了门外。
这是一条淌着牛奶的河流,华丽而平静。如果不是那天鬼使神差地跟叶雯去了网吧,也许日子就这样一直平静了。或许,人本身就是个矛盾体?颠沛流离时希望平静,平淡时又渴望刺激。



那是个春天的周末,老总安排我加班。一同加班的还有叶雯。


再说说叶雯。叶雯与我同龄,26岁。从遥远的山区来到省城发展,并成功地成为都市白领。自视甚高的她先后与不下10个男人谈过恋爱,但是直到眼目下,还是水上的浮萍,漂浮不定。“是我的跑不掉。不是我的留不住。”这是她的生存理念。她的 扮相和观念,都时尚。跟18岁的小姑娘差不多,什么新奇追什么,什么时髦玩什么。蹦极、泡吧、飙车,这些她都干过、玩过。最近,她又在忙着上网,在网上与至少5个男人(鬼知道是不是男人。只闻其“声”不见其面的勾当,难说)“拍拖”。看她终日象只蝴蝶在男人中间飞来飞去,我总是用过来人的口气劝戒她:“收得心了,阿雯“知道了,老妈。”而她也总是笑嘻嘻地对我做鬼脸,敷衍了事。



那天上午,12点不到,我们就把事作完了。“走,洋妞,今天我请客!”叶雯不管我答应不答应,就勾肩搭背地把我挟持出公司,在大街上拦了计程车,按照她的意志疾驰而去。老公已带了女儿去郊游,我回家也是一个人。或许,千篇一律的三点一线生活模式已让我厌倦?或许是万物复苏的春天,人的心思也蓬勃?反正,我心甘情愿地作了叶雯的“俘虏”。


我们在久负盛名的“隔锅香”用些成都名小吃把肚皮胡乱打发了,叶雯就迫不及 待地把我领进了一家网吧:“新战线”。“你知道我对这些不感兴趣。”我扭着被她攀住的肩膀抗议。“不看不知道,一看呢就吓跳!”叶雯不容分说,就把我拽进去了。



故事就从这儿开始了。
在叶雯的死缠烂打下,我终于用“小妹”的网名进了一家叫作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的聊天室。看叶雯在网上与几个网友毫无顾忌地说着肉麻的情话,我又好气又好笑。“小妹”就在一个角落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作壁上观。
就在这时,一个叫“彗星”的网虫冲我来了:“小妹来听‘墙根儿’的?”我一下羞红了脸,有些不知所措:“…………”
“小妹是庙里的菩萨--不会说话?”彗星喋喋不休。“只是不喜欢与你说话!”我终于不客气地应对了一句。 “哟,稀奇稀奇。居然第一次见面就讨厌我?莫不是爱上我彗星了吧?嗨,网上情人,我可是韩信点兵--多多益善哟!”彗星竟然脸皮比城墙厚。我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一个吊儿郎当的男人形象。
“三张纸画个人头--脸长!”许是被突如其来的戏弄激怒了,我对这个初次见面就没有礼貌的家伙气咻咻地回敬了一句。“哟!你也会这招?硬是潘金莲遇西门庆--天生的一对哎!”彗星这家伙真是个难缠的鬼!



看得出彗星在聊天室里是一个活跃人物,有好几个“女性”网虫与他聊得火热,但他却似乎对我这个新加进来的极其不惹眼的“小妹”情有独钟,不停地向我发难,没话找话地死缠。别的网虫见了,也都知趣地另寻聊天对象了。留下“小妹”和“彗星”你来我往,唇枪舌剑,斗得天昏地暗,不亦乐乎。


或许真是颗难得一见的彗星?乱打一阵嘴仗之后才发觉,我们竟然有着那么多的共同语言,连发出的牢骚都是那么惊人的相似。特别难得的是我们对歇后语的使用都是那么的得心应手!一时间,竟然有了不打不识,相见恨晚的感觉。我心里暗暗感叹:网,真是个好东西!象参加假面舞会,遮去了我们的脸面,内心里竟有那么多的东西,象放出牢笼的囚徒一般,迫不及待地往外钻。那种释放的感觉,“真的是好爽耶!”


再次登陆“有情人终成眷属”时,我就主动向彗星打招呼了:“嗨,你好!”我们成了无所不谈的网友。有一次,彗星那家伙居然为我的真实名字生造出一句歇后语来:“你是外国人逛马路--洋溜(杨旒)。”当场把我笑翻在地,捂着肚皮半天爬不起来。而我却对着他的名字“张维华”想得脑仁发胀也没能给他同样来句漂亮的。



许是王八看绿豆--对上眼了?以后每到周末,我一上网,彗星就会把一枝鲜艳欲滴的红玫瑰呈现在我的面前。我有一种心跳的感觉:“你这是在追我吗?”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我也变得嘴尖皮厚了。彗星说我是“一对铃铛--不见空得慌,见面就叮当.”
“洞中方七日,世上已千年。”时间飞逝,眨眼已是数月。当我发现,我对这个天上地下、国内国外、大事小事无所不知无所不懂而“嘴巴”又特油的彗星产生了好感,以至恋恋不舍时,那种初恋时的感觉全来了。好象换了个人似的,特兴奋,心情出奇的好,走路时,脚下居然有了小姑娘的跳跃。出门前的包装,更精心了。弄得老公看我的眼神怪怪的。


当然,截止目前为止,我们还只是“网络爱人”,都没有走下网络的企图。我没有,脸皮厚如城墙的他竟然也没有。尽管我们在网上已经是无所顾忌无话不谈。熟悉后的彗星有些坏,一些让人耳热心跳的话他顺嘴一溜就说出来了。但他的坏,却在我心里激起些橙色的波澜。一些被硬壳包裹的东西,如鸡仔被孵化了似的,要啄破硬的壳钻了出去。止也止不住。


网上的倾诉,似乎已构成了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内容。这段时间, 我们都大致知道了对方的一些情况:彗星原来在市区的一间中学作体育教师。前些年下海后他和朋友一起开了间广告公司。彗星说,他没有商业头脑,公司由合伙的朋友坐镇。效益不好也不孬。“比无产阶级强一点,又比资本主义差一点。”他说,“我喜欢钱,但绝不为钱死!”他这种超然的态度,也是我喜欢他的理由之一。我的老公,就是一个只知道拼命工作挣钱过日子的实在人。我享着他的福,却打心眼里瞧他不起。我觉得生活还是需要情趣的,哪怕经济上窄一点。



我们都有了家室,这一点,我们不回避也不刻意用它来阻挡什么。我们热烈而漫不经心,平和而又如火如荼。我们用倾心的交谈安慰身处茫茫人海却倍感孤独的心灵,用“网络爱情”来滋润我们富裕却日渐苍白的幸福生活。有时,我遇到不高兴的事, 彗星一句“外国人逛街”就会把我逗得扑哧一笑,忘了许多的不快。
有爱情的日子特别滑溜,吱溜过一天,吱溜过一天,真是“味道好极了!”


“五.一”期间,我们公司放三天假,女儿在电视上看了一个风光片, 就吵着要去青城山。老公拗不过,就开了车陪我们去游青城山。在那幽绝天下的青山绿水间,我们玩得很尽兴。女儿朵朵的欢叫撒满了曲径溪涧,丈夫则象一只笨拙的大公猴,小心翼翼地侍候着。


休假回来,当我打开电脑,就被气急败坏的彗星大骂一通。他说,他原以为有了 三天假,可以好好地和我聊个痛快,没想到,我却“人间蒸发”了。当“失去”了我时,他才感到是多么的依恋和想念。三天来,他都快要发疯了,要是我再不出现,他就要在网络上发布寻人启示了。“小妹,你不知道,我一天不见你,就会十五面锣鼓一起敲 --七想(响)八想(响)的啊!”彗星滚烫的情话让我心里好感动,眼眶都潮了。其实,离别的这几天里,我也对彗星有了一种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感觉。“我爱你,彗星!”我毫不犹豫地在键盘上敲出了这句憋在心里好久的话。



“小妹,我要告诉你一件非常不幸的事。”“什么事?”我吓一跳。“我想见你!”彗星一本正经地说。我犹犹豫豫地、半晌不说话。彗星急了:“你要是不答应,我就找上门来!我可是王八吃秤砣--铁了心的!”我被彗星的真诚感动了。


当叶雯听了我想与网上情人见面的想法后,立刻告诫我:“姐们,玩玩可以,千万别来真的哦!不然,我就成罪人了。”“放心吧,老妈。我有分寸的。”我们笑作一团。
我们约好星期六下午在“缘分”水吧见面。


从星期二到星期六,我们度日如年。我们在网上设立了倒计时牌,心心念念盼“缘分”。



没想到一件意外的事情,却让我错失了首次约会。星期五下午,女儿的幼儿园突 然打来电话,说女儿发高烧。我和丈夫从城市的两个地方飞快地赶到了救治女儿的医院。当女儿的病情终于平稳下来,我们也从惊慌失措中镇定下来时,已经是星期天的下午了。


我急忙打开电脑,一个硕大的问号和着一颗滴血的心,触目惊心地耸立眼前。我 赶紧把失约的原因和着两滴痛悔的眼泪发给了彗星。他急切的关注让我感到安慰。我们又重新约定下周日仍在“缘分”见。不见不散。倒计时牌也再次竖起。



却星期六,彗星急如星火地亮起了红灯:“公司遭遇变故,周日约会取消。”
我大吃一惊,急问他怎么回事?彗星告诉我,与他合伙的朋友卷了公司的全部资金远走 高飞了。现在他是床上失火--烧着屁股燎着心啦!我呆了,半天才缓过气来:“是哥们就站直了,别趴下!”“唉!”彗星垂头丧气。“有多少资金就能重新启动?5万行不?”我问。“…………?”彗星一脸茫然。“我马上给你打5万过来。你把帐号给我。”“你想帮助我?”彗星惊讶极了。“为什么不?”“可我们还不认识呐!”“我 们早就认识了。”我平静地说。“小妹,我怎么,怎么……?”彗星结巴了。“什么也 别说了。这可是我全部的私房。只许成功不许失败!”彗星还要说什么,我止住了他:“好好干,哥们。我们暂时停止聊天,直到你重新站起来!一个月后我听你消息!”说完,我不由分说地就关了电脑。
“你疯啦?5万可不是个小数目哎!”叶雯在我面前一蹦老高。
“糟糕,我把你引人歧途了!”叶雯跌脚打掌,焦急不安。
“不关你的事。是我自己的选择。你不是说我的生活太平淡了吗?”
“我只是让你玩玩,谁叫你动真的?”叶雯一副挽救失足青年失败的样子。
“哥们,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老是找不到如意郎君了。你始终在玩,从不交出真 心。”
“傻瓜,现在是以假制假的时代哎!你还傻乎乎的玩真情,谨防被骗子玩死你!”
我无怨无悔的样子,把叶雯气得吐狗屎:“我等着看你孟姜女怎么哭倒长城哦! ”
叶雯的气急败坏,让我有了耽忧。但我坚持着。我心分两半,忐忑不安地过着受 煎熬的日子。



7月底的一天,老板与一个客户到外面谈生意,临时让我作陪。凌志轿车轻快地 在大街小巷里穿行,居然就在“缘分”的水吧前停了。清幽、宁静的水吧里,烛光摇曳 ,经典的乐音若有似无地弥漫。牵连的葡萄藤与晶亮的镀铬椅暧昧地迎送着客人。


经过一个包厢时,半掩的室内,有两个男人正聊得火热。突然,听其中一人叫另一人“彗星”,我大吃一惊:“彗星在这里?”入坐后,我有些心神不宁。想了想。悄 悄在手机上拨出一串号码,是彗星的。此前,我还从未用过。借故出来,一按发送键,半开的包厢内果然就传出手机铃声。我放眼瞟去,是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高大男人。从洗手间出来,我心还跳跳的,神色极不自然。
8月22日,我与彗星约定的一个月到期了。我怀着急迫又惶恐的心情打开电脑 ,差点跳起来。信箱里被彗星的来信塞得满满的!

 


 

 







 





 

 







 

双击自动滚屏 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窗口

上篇文章:美丽的草原明珠 -----我们心中的家园

下篇文章:祝贺草原明珠网

 相关评论:

没有相关评论

 发表评论:

身份选择:会员 游客(游客不需要输入密码)
用 户 名: 密 码:
评论内容:
(最多评论字数:500)
本站声明:凡在本站发表、链接所有作品(包括各式图片、Flash动画\MTV、音乐作品和各种文学作品)的版权归原作者本人,版权责任与本网站无关,若版权所有者要求本网站删除的,请与本网站管理员联系。

草原明珠(二站)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联系我们 | 进入管理 | 关于站长 | 本站搜索

联系电话:内蒙古 联系人:云杉(Cloud·S) QQ350920061

琼icp备09005167